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实控人离婚惊现连续剧葵花药业老板娘疑似净

2019-03-19 18:03:03

实控人离婚惊现“连续剧”!葵花药业“老板娘”疑似净身出户

企业上市,创就了一个又一个的财富神话,其中最为受益的无疑还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财富陡然增加令高管们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抑或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总之最近几年,有关上市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离婚的消息不时传来。不过从具体的案例来看,绝大多数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离婚,都未导致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巨大变化,但是相关实控人为此付出动辄数亿元、乃至几十亿元的分手费却是不争的事实。

就在今年7月10日,黑龙江的上市公司葵花药业(002737)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关彦斌刚刚和妻子张晓兰办理了离婚手续。作为关彦斌的妻子,张晓兰同时还是葵花药业的董事、副总经理,葵花药业控股股东葵花集团的董事。同时,关彦斌、张晓兰还是上市公司的共同控制人。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当中,关彦斌是以4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890位。

离婚肯定要涉及到财产分割。在离婚当天,关彦斌和张晓兰共同签署了三份股权分割协议,分别是关于持有葵花药业股票的《股份分割协议》、关于持有葵花集团股权的《股权分割协议》和关于持有金葵股份(葵花药业第三大股东)的《股权分割协议》。根据三份分割协议,张晓兰同意将所持有的葵花药业股票64.97万股、将所持有的葵花集团中76.01万元股权、将所持有的金葵股份中120.8万股股份,归关彦斌所有。通过股权(股份)分割,张晓兰不再持有葵花药业、葵花集团和金葵股份等三家公司股权(股份).

而通过本次股权分割,关彦斌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份数量为4432.15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5.18%;持有葵药集团的股权5185.01万元,在葵花集团的股权当中的占比为51

实控人离婚惊现连续剧葵花药业老板娘疑似净

.85%;持有金葵股份653.37万股,在金葵股份的股份占比为21.87%。关彦斌还将通过葵花药业控股股东葵花集团控制葵花药业41.6164%表决权。

张晓兰将葵花药业、葵药集团和金葵股份等三家公司的股权或股份分割给关彦斌的同时,也不再是葵花药业的共同控制人。对于这样的结果,不知道作为“胡润百富榜”富豪的关彦斌为此付出了多少真金白银。由于上市公司方面不曾对此进行公告,所以具体张晓兰分得多少财产我们也无从知晓,只能是猜测、猜测……

其实,关彦斌与张晓兰离婚,导致上市公司葵花药业的实控人发生变更并不是个案,在此之前已有多个先例。例如,金科股份(000656)于今年4月1日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和陶虹遐经友好协商,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黄红云持有金科股份9.55%的股份;陶虹遐持有金科股份2.49%的股份;黄红云、陶虹遐通过金科控股持有金科股份14.20%的股份,其中黄红云持有金科控股51%股权,陶虹遐持有金科控股49%股权。依据双方相关约定,双方解除婚姻关系后,其各自持有金科股份的股份、金科控股股权归各自所有。

不过,离婚了并不意味着双方要形同陌路,双方的关系更不一定要闹得非常僵。陶虹遐同意成为黄红云的一致行动人,在处理金科股份经营发展且根据公司法等有关法律法规以及金科股份章程需要由股东大会、董事会作出决议的事项时均保持一致行动。

在保持一致行动期间,陶虹遐同意就自己及其在金科控股对金科股份行使股东权利之表决权、提案权委托给黄红云行使。如此一来,黄红云与陶虹遐解除婚姻关系后,能够保证控制公司的表决权不变,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因此由黄红云、陶虹遐变为黄红云。

今年1月4日,刚刚上市两年半的一心堂(002727)曝出,公司实控人阮鸿献与刘琼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对于上市公司的共同控制关系解除。阮鸿献、刘琼于2017年1月2日共同签署关于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所有权分割声明》。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心堂于2014年7月上市之后,阮鸿献与刘琼的财富得到暴增,两人也曾经在2014年至2016年连续三年跻身胡润百富榜。

两人在离婚前,阮鸿献持有一心堂1.76亿股股票、刘琼持有一心堂9564.8万股股票。经一致协商,两人对解除婚姻关系前所持有的一心堂股票所有权进行分割,分割后阮鸿献仍持有一心堂1.76亿股股票、刘琼持有一心堂9564.8万股股票。

阮鸿献和刘琼解除婚姻关系后,阮鸿献持有一心堂1.76亿股股票,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3.75%,持股数量未发生变化,仍为一心堂第一大股东。同时,阮鸿献仍担任一心堂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对一心堂的重大经营决策仍具有较强的控制力,一心堂实际控制人由阮鸿献、刘琼变为阮鸿献。

另外,按照一心堂公告时的股价计算,刘琼所持有的9564.8万股股票市值大约在20亿元左右,这意味着两人离婚,刘琼分得了20亿元左右的资产。

昆仑万维(300418)于2015年1月21日登陆深圳创业板。上市仅仅一年多,昆仑万维就于2016年9月9日接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周亚辉的通知,根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周亚辉将其直接持有的昆仑万维的2.07亿股股份分割过户至李琼名下,周亚辉将其持有的盈瑞世纪的实缴资本94.64万元分割过户至李琼名下,盈瑞世纪间接持有昆仑万维2亿股股份,李琼通过分割盈瑞世纪的实缴资本间接获得昆仑万维的7054.36万股股份,自过户之日起上述股份归李琼所有。

据悉,按照彼时昆仑万维的股价计算,李琼分得逾70亿元的资产。

股份划转后,周亚辉直接持有昆仑万维1.88亿股股份,作为盈瑞世纪的普通合伙人间接控制2亿股股份,因此周亚辉合计控制昆仑万维3.88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4.4745%,本次权益变动并未导致昆仑万维实际控制人变化。

2016年1月27,电科院(300215 )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及副总经理胡醇通知上市公司,因为离婚财产分割,胡醇将自己所持有的3200万股电科院股份转让给王萍,该次转让是属于无偿划转和非交易过户。胡醇与王萍于2016年1月26日在中登公司深圳分公司办理了股权过户登记手续,于2016年1月27日完成证券非交易过户事宜。按照2016年1月27日的电科院收盘价格12.32元计算,王萍获得将近4亿元的分手费。

在本次财产分割前,胡醇持有9600万股电科院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3.33%,其中高管限售股7200万股。在财产分割后,胡醇持有的电科院股份降至6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8.89%,其中高管限售股6400万股。

虽然胡醇将3200万股电科院股份分割给王萍,但是电科院的实控权并未发生变更。因为过户手续完成后,胡醇仍持有的电科院股票为640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8.89%,仍为公司第三大股东。电科院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长、总经理胡德霖先生持有公司股份2.2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52%。胡德霖及胡醇合计持有的公司股份总数为2.91亿股,占电科院总股本的40.41%,仍为电科院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除了上述上市公司的实控人离婚之外,2013年8月,上市才两年多的纳川股份(300198)董事长陈志江因为离婚,而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一分为二。权益变动前,陈志江拥有纳川股份6753万股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32.29%,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变动后,陈志江和前妻二人各自持有3377万股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16.146%。为保持控制权,陈志江将在前述股份变动过户后,与公司股东、副董事长刘荣旋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共同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3年10月,神州泰岳(300002)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宁与前妻安梅达成的关于离婚事宜的有关财产分割约定,王宁将其持有的神州泰岳的股份的50%(即4226.32万股)分割过户至安梅名下。安梅承诺其依据执行和解协议所取得的股票所对应的表决权,自愿无偿委托王宁代为行使,本次权益变动并未导致神州泰岳实际控制人变化。本次权益变动后,王宁持有神州泰岳6.89%的股份,仍为持有神州泰岳5%以上股份的股东及公司实际控制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