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河北民企欲抄底海鑫钢铁工商银行已经上门讨

2019-01-24 18:27:05

河北民企欲抄底海鑫钢铁 工商银行已经上门讨债

就在本月,当地一家国有银行的行长就曾亲自带人找到海鑫钢铁,理由是海鑫钢铁的一笔银行贷款出现逾期,没有及时还上。

当地政府部门已进驻企业,并报山西省政府;敬业集团和德龙控股正谋划参与重组

3月21日,闻喜县火车站。顺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出来后,贸易商陈元(化名)没作过多停留,就钻进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直奔东镇。

此次出差,陈元想弄明白一件事: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鑫钢铁”)到底怎么了?近来,位于闻喜县东镇的海鑫钢铁被曝陷入30亿元债务危机,其将倒闭的消息不绝于耳,这让与之有业务往来的陈元及其所在企业感到了恐慌。

《第一财经》上周末实地调查发现,海鑫钢铁现有的6座高炉均已停产,资金链上出了问题,工商银行甚至已经上门讨债,此外还有数额不明的民间借贷。

在当地采访了解到,闻喜县经信局、政府办、公安局等部门已经进驻企业,运城市政府也已派人前往山西省政府拿意见。在政府筹谋救援的同时,河北敬业集团和德龙控股有限公司等也在谋划“抢食”海鑫钢铁。

“断粮”停产

3月22日上午,在躲过门口数名保安的排查后,本报从海鑫钢铁二号门进入厂区。此时,整个厂区已经没有了机器的轰鸣声,沿路除了破旧的厂房和沾满灰尘的设备外,少有人出现。

一名炼铁厂的员工告诉,海鑫钢铁现有的6座高炉均已焖炉停产。“之前停了5座,最后1座高炉(5号高炉)两三天前也停掉了。”

本报赶到老区原料厂时,以往矿石如山般的堆放区内已经空空如也。“3月11日那时候厂里还有点原料,现在除了一点高炉返回来的矿石,没有原料了。”海鑫钢铁原料调度室的一名员工称,海鑫钢铁一个星期前就没怎么进过原料。

实际上,海鑫钢铁的原料供应短缺年初就已开始显现。

闻喜县经贸局的一名负责人告诉,海鑫钢铁去年曾完成6亿美元的进口(主要是铁矿石原料),但今年前两个月的进口数据为零。“原本说今年3月份会进入正常阶段,现在还没看到什么变化。”

没有原料意味着只能停产。海鑫钢铁在消化完仅存的一些库存后,其最后一座高炉也被迫焖炉停产。不过,多名员工向证实,海鑫钢铁虽已停产,但工人们并没有放假,目前没有接到任何削减人员的消息。“现在是原地待命,还是正常上班,搞搞厂区卫生什么的。”

这一景象,似乎与海鑫钢铁一贯的光鲜不符。上述原料调度室员工回忆称,往常各个生产部门24小时都会有人,“整个厂区的机器都会开着,全是杂音,吵得根本听不见人说话”。

海鑫钢铁能源管控中心的一名负责人亦对称,海鑫钢铁的铁矿石主要来自澳大利亚,一般由青岛港直接运至厂区,在最红火的时候,当时仅拉铁矿石的车皮每天就达36列。

这家年产600万吨的钢企由李海仓一手创立,2003年其被枪杀身亡后,20岁出头的儿子李兆会接任董事长一职。10年下来,海鑫钢铁仍然是山西最大的民营钢企,它的存在,不仅带富了周边村庄,也惠及整个闻喜县乃至运城市。

但父子二人的不同在于,李海仓是热衷钢铁业的实业家,“富二代”李兆会更像是一名投资家。由于李兆会长期忽视钢铁主业,加上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海鑫钢铁近几年来饱受冲击。

“海鑫的高炉停了以后,市里的领导和我们都很着急。”上述闻喜县经贸局负责人说,海鑫钢铁有近万工人,一旦破产,整个县域经济都会受到影响。

债务迷局

海鑫钢铁的停产,与其资金链问题有关。

就在本月,当地一家国有银行的行长就曾亲自带人找到海鑫钢铁,理由是海鑫钢铁的一笔银行贷款出现逾期,没有及时还上。

目前,类似海鑫钢铁等钢企一般会与钢贸商签订月度协议,并从后者手里提前收取资金,如果钢贸商不能及时向钢厂交款,一些现金流较差的钢厂将面临没钱还银行的尴尬。

3月22日,前述能源管控中心负责人对表示,上述讨债的银行正是工商银行

河北民企欲抄底海鑫钢铁工商银行已经上门讨

,上说的30亿元贷款也均来自工商银行。但这一数额并未获得更多证实。

闻喜银监办相关负责人则对表示,闻喜县当地有七八家银行机构,海鑫钢铁主要跟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两家存在借贷关系。“海鑫主要在资金流动性上出了问题,有一家银行把这个贷款抽了,抽了以后,没有及时解决贷款,它的资金无法周转”。

这名银监办负责人称,上述讨债银行可能是市级、省级银行,因为中国人民银行运城中心支行的贷款统计报告显示,海鑫钢铁的贷款数额庞大。此外,海鑫钢铁的贷款也从上海等外地银行进行,并不排除它在其他地区存在民间借贷等行为。

根据民生银行的公告,海鑫钢铁在该行的授信敞口19.5亿元,全部属于抵押担保贷款。

不过,作为当地少有的熟悉银行借贷情况的部门,上述银监办负责人始终闪烁其词,并未向透露海鑫钢铁的实际债务。他仅表示,本地贷款已经还了一部分,不会对海鑫钢铁造成致命性伤害。

外界对这一说法并不买账。

在太原同期举行的一次冶金行业会议上,“海鑫钢铁事件”作为近期的焦点贯穿始末。国内多名钢厂高层断言,海鑫钢铁现在爆出的债务缺口只是银行层面,其民间融资数额将是一个天文数字,由于已经深陷资金链断裂,如果政府不出面“托盘”,不排除倒闭的可能性。

海鑫钢铁的债务缺口究竟有多大?本报数日辗转太原、运城,但当地政府部门、银行系统以及相关企业均未给出答案。

重组破局?

据当地统计局工作人员介绍,闻喜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大约有32家,在钢铁行业好的时候,海鑫钢铁的高炉全部开起来,产值能占到全县的80%以上,即便现在不景气,它的产值也能占到40%~50%。

海鑫钢铁打个喷嚏,整个闻喜县都要感冒。

本报当地采访获悉,根据县政府的安排,当地经信局、政府办、公安局等部门,已经进驻企业,每天有专人轮流在海鑫钢铁值班。“闻喜县政府高层也在考虑怎么合作重组,但现在还没有到资产整合、核算的阶段”。

在更高层面,拯救海鑫钢铁的行动也已开始。3月21日,运城市政府方面已派人去了山西省政府,专门商量拿意见。“县里也没那么大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本地银行又没有多少,海鑫大部分是外地的银行”。

与此同时,海鑫钢铁也引来不少同行的“抢食”。

3月21日,本报到达海鑫钢铁厂区当天,河北敬业集团总经理李慧明就带人专门来到海鑫钢铁,希望寻求合作。

河北敬业集团位于石家庄,产能规模在1000万吨,是一家以钢铁为主业,兼营化工、酒店、房地产、贸易的大型集团企业。其有意要在规模上做文章,但目前受限于河北省压缩产能的束缚,跨区域重组成为选择之一。

“我们感觉海鑫的区位优势比较好,建材市场也比较广阔,看看有没有合作机会,我们重组、托管、注资,帮它还债都可以。”李慧明告诉,海鑫钢铁的问题主要是流动资金匮乏,如果注入资金,肯定很快能起死回生。

同样对海鑫钢铁感兴趣的还有德龙控股。

前述海鑫钢铁能源管控中心负责人表示,德龙控股已经在海鑫钢铁的现场进行了考察。

“海鑫停产可能是它生存的一个机会,如果有人出头重组的话,那是更好,对海鑫是个发展,对闻喜来说也是。”前述闻喜县经贸局人士说,海鑫钢铁继续糊里糊涂生产下去,纳税也不多,还不如被重组。

此前,太钢、首钢曾一度与海鑫钢铁眉目传情,因为价格没有谈拢,最终没了下文。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