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关注社会融资收缩问题

2019-01-11 13:19:42

关注社会融资收缩问题

2018年以来,去杠杆、限错配、去通道等强监管措施继续推进。随着银信业务规范、委托贷款管理、资产管理新规、流动性新规等相继颁布,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影子银行融资明显收缩,理财增速大幅放慢,整体社会融资增速显著回落,货币供应增长持续放缓。对此既要理性和客观看待,同时也不能忽视其可能带来的问题和风险。

去杠杆有必要适度放缓货币和融资增速。

2018年以来,在经济增长和物价平稳运行的同时,新增社会融资大幅减少。5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10.3%,较去年末显著下降1.7个百分点。今年月累计新增社会融资规模7.9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了1.47万亿元。其中,人民币贷款累计增加7.09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3240亿元,保持适度增长。而累计新增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合计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了约2.8万亿元,这是社会融资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累计新增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增加1.22万亿元;但受债券市场违约、风险偏好下降的影响,5月企业债券融资减少434亿元;若未来这一状况没有改善,企业债券融资的前景也不容乐观。

今年以来,广义货币M2增速维持在8.2%-8.6%的较低增速区间波动。5月末狭义货币M1同比增速6%,较上年末大幅回落了5.8个百分点;人民币存款余额增速8.9%,而贷款余额增速12.6%,存款增速持续较大幅度低于贷款增速,导致银行流动性压力加大和可用资金紧张。货币供应增速回落主要源于非信贷融资收缩,从而导致商业银行整体资产负债表增速持续较低。4月末,其它存款性公司总资产同比增速仅6.88%,较上年末下降1.52个百分点。M1增速更快回落则主要是因为企业部门融资受到严格限制,特别是之前对非标等表外融资严重依赖的企业来说。

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是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金融工作的重点,而稳杠杆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必然要求。从信贷余额/GDP、社会融资规模存量/GDP这两个指标来看,近年来我国宏观杠杆率已经开始趋稳,2016年这两个比值分别为1.43、2.1,2017年为1.45、2.11。2018年,考虑到实际GDP增速和通胀都有所放缓,我国名义GDP增速会小幅下降。若要保持杠杆率稳定甚至有所下降,则人民币贷款余额和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余额增速要有大致相同幅度的下降。

必须关注融资过快收缩可能产生的问题和风险。

融资适度收缩有利于稳杠杆,但融资收缩过快却会对实体经济带来一系列问题甚至风险。

一是融资过度收缩可能带来经济下行压力。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与经济运行息息相关。当前,我国存量社会融资规模庞大。以贷款为例,2017年末我国人民币贷款余额约120万亿元,全年平均贷款加权利率为5.68%,照此计算,当年的存量贷款利息支出就高达6.8万亿元左右,占全年13.5万亿元新增贷款的50%左右。也即是说,在存量债务规模很大和一定利率水平的情形下,每年的新增融资规模看似很大,但实际用于企业生产经营和个人消费活动中的数量则大打折扣。因此,经济体自然对信贷以外的其它融资方式的依赖就相对较大,社会融资规模保持一定增速就显得十分必要。而今年月,社会融资规模不仅没有较去年同期适度增加,而且大幅减少。M1是企业经营活动活跃与否的重要指标,通常具有较好的前瞻性。从经验来看,M1同比增速变化领先PPI涨幅和GDP同比增速大约个季度。当前M1增速已经下降到仅为6%左右,接近历史最低水平,预示未来PPI可能会有下行压力,若不采取措施,实体经济则可能出现通缩压力,从而进一步增加经济下行压力。从更能代表信贷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的企业中长期贷款来看,今年前5个月的累计新增规模为3.32万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123亿元,表明企业和银行对未来预期较为谨慎。若目前的情况没有改善而持续下去,下半年或明年初经济可能会有显著的下行压力。

二是融资收缩过快导致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快速提高。在融资过快收缩、融资渠道受阻的情况下,企业融资成本不可避免地出现上升。特别是受表外融资转表内的影响,当前银行信贷供需偏紧,贷款利率升幅较大。2017年全年,非金融部门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上升了0.36个百分点

关注社会融资收缩问题

,今年3月该利率已升至6.01%,较上年末进一步提高了0.21个百分点。在当前融资形势下,非信贷社会融资的可得性明显下降,其利率已经明显上升。有数据表明,私募基金通过理财产品提供融资的利率至少在15%左右。考虑到银行更倾向于给大型企业融资,中小民企和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压力更大。

三是“非对称”去杠杆给中小企业融资增加困难。适度的融资收缩有利于挤出之前无效或低效的融资,但在融资总量收缩过快、银行信贷成为当前主要融资渠道的情况下,由于银行往往更为青睐大型国有企业和优质民企,这些企业本来并不依赖非信贷融资;而很多主要依靠表外融资、目前确实有实际融资需求的中小民企承受着相对更大的融资收缩压力,而原本杠杆率较高的国有企业去杠杆效果却不明显。可见,融资收缩过程中的“非对称”去杠杆既使去杠杆的效果打上折扣,又对中小企业融资难带来更大压力。

四是企业大举境外融资导致我国短期外债增长过快。由于国内融资渠道受限,部分企业选择加大在境外发债、跨境贷款等融资力度,致使近两年我国对外债务上升较快。截至2017年末,我国全口径外债余额同比增长20.8%,较2016年末显著提高了18.5个百分点;其中,短期外债占比为64%,较2016年末提高了3个百分点。2017年末,我国负债率为14%,债务率为71%,偿债率为7%,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为35%。尽管这些指标均在国际安全线以内,但目前的增长速度不降下来,未来潜在风险将会上升。尤其是未来我国经常项下大幅顺差难以再现,2018年开始基本平衡或小幅逆差将成为常态,这种情况下资本项下的平衡就显得尤为重要,否则人民币汇率、资产价格乃至于货币政策都将会承受压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