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迈入第10年寻找突破口上海冲刺国际金融中

2018-08-25 20:22:16

迈入第10年寻找突破口上海冲刺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上海市市长应勇表示,按照国家部署,到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当前正处在最后的冲刺阶段]

2018年,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也开始迈入第10个年头。

近日,在以“迈入新时代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为主题的陆家嘴论坛上,上海市市长应勇表示,按照国家部署,到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当前正处在最后的冲刺阶段。

多位嘉宾在陆家嘴论坛上也表示,无论金融市场规模、金融机构的数量、还是金融品牌丰富程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已有长足进步,不过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仍需进一步发力。

成效初见但差距犹存

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回首与展望”分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张承惠回顾道,2009年4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国发〔2009〕19号)。经过将近10年的发展,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

张承惠进一步表示,一是金融市场体系和市场功能不断完善,市场规模快速扩张,金融市场国际化也在稳步推进。二是金融机构的集聚度比较高。在沪持牌金融机构总数超过1500家,比2010年增加了450多家。三是金融发展环境不断优化,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对高端人才吸引力也非常强,法治化水平不断提升,上海金融检查审判的专业化机制在全国范围是最健全的。

央行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十八大以来,上海进一步巩固了以金融市场体系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服务形成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清算中心,已经成为国际上金融体系比较完备、金融发展环境比较好的地区之一。同时也是中外金融机构的重要集聚地,金融对外开放最前沿和金融改革开放创新试验区。

张承惠指出,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方面的建设还存在多重差距。第一,上海中资金融机构国际竞争力还是不强的,另外在税收、信用、监管等法律法规体系以及金融发展环境国际竞争力方面还是比较弱的。如果要对标国际成熟的金融中心,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国际化程度比较低,金融市场配置资源效率有待提高,金融人才国际化程度相对较低。

“全球任何一个投资者、融资者、市场参与者在进行国际金融交易时,第一时间要想到这个地方是全球国际金融中心,这样才是打造全球领先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孙国峰称,GFCI(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显示,从全球受访者调查来看,通常亚太地区的受访者对上海评价比较积极也比较了解,来自欧美的投资者、融资者这些专业人士的了解程度不够。

第二,金融市场发育还存在差距

迈入第10年寻找突破口上海冲刺国际金融中

,有些金融市场比如衍生品市场发展不够快。市场主体培育来说,不完全成熟,有一定差距。张承惠也认为,要适度发展金融衍生品市场。她发现,中国的贵金属、农产品等商品期货交易量在全球占主导地位,但是金融衍生品方面无论是利率的期货期权、股指的期货期权还是外汇的期货期权发展程度还不够。

如何补短板

在张承惠看来,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不能仅靠顶层设计,一定要和政府、市场互动,要围绕对外开放和对内加快体制机制改革去寻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还有哪些短板,针对短板开展深入专题研究,在过程当中找出制度对应的设计。

“首先要强化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国家战略色彩。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不是上海的工作,是中国的。”张承惠同时建议称,还需要借开放之势加快提升金融机构的市场化水平,更好使市场机制发挥作用;以上海自贸区作为平台寻求税收等支持政策的突破,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孙国峰也表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第一,要牢牢把握新一轮中国对外开放当中的领先地位,请引来、走出去都要引领对外开放浪潮;第二,要以六大中心建设为抓手,明确定位,突出重点;第三,集聚人才和金融机构,打造核心竞争优势。

“根据中国国情以及中国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高,人民币国际地位不断提升,以及中国国际地位后发优势,考虑建立人民币定价中心、金融科技中心、金融清算中心、全球衍生品交易中心、'一带一路'中心、绿色金融中心六大中心为抓手,推进全球领先的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孙国峰认为,一方面结合中国战略发展环境,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上海对外开放战略实施重要地位。

香港交易所董事总经理兼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15日建言称,要在开放的状态中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国际市场参与者充分多元化。在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的状态下,可以通过股票、债券市场互联互通来服务资本项目开放,助力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

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也表示,上海面临的历史机遇就是全球流动性不足,导致人民币国际化必然会进一步推进。上海应该定位在“一带一路”的国际金融中心。各个领域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在“一带一路”上可以发挥开放性金融作用,可以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

不过,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过程中,仍需注意防范金融风险。孙国峰认为,需要注意三方面风险:第一,强调本币优先,防范货币错位风险;第二,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第三,加强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同时促进国际金融监管合作避免监管套利,防范跨境冲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