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高利贷逼温州民企集体逃亡倒闭呈现多米诺效

2018-08-23 17:36:19

高利贷逼温州民企集体逃亡 倒闭呈现多米诺效应

今年以来,全国各地,尤其是温州频繁曝出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的消息,其中还有不少担保公司老板跑路的传闻。

进入9月后,在温州的一些站和微博都在流传着一份《近期温州老板跑路清单》,其中涉案金额都达到了几千万、几亿甚至十多个亿的规模。温州有关分析人士表示,温州对外投资多年资金实现了增值,金融危机后,山西煤改、迪拜危机、楼市限购、股票暴跌,使钱都回流到了温州,受高额利益驱使,便进入了民间借贷。目前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已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是2到6分,有的高达1角,甚至1角5,年利率达180%。而在温州做实业,大多数中小企业的毛利润不会超过10%,一般在3%-5%,借高利贷把企业逼上绝路。

高利贷+不务正业导致巨亏温州中小企业家集体跑路

面对一再提高的融资成本和外部经济环境的变化,仍不顾后果地一味扩张涉猎领域,这种不务正业的赌徒式发展模式终于让部分温州中小企业在深秋尚未来临之时率先倒下。

最近包括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在内的多个温州老板跑路的消息迅速传开

高利贷逼温州民企集体逃亡倒闭呈现多米诺效

,其中从9月12日-22日的10天时间里,温州当地已经有数家企业的老板被卷入失踪漩涡,行业范围主要涉及机械、阀门等制造业,此外,当地政府有关负责人也透露,仅9月22日这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核心原因均为业务扩展过快导致资金周转不灵,加之巨额的融资成本导致的资不抵债而跑路。

以信泰集团为例,这家拥有3000多员工、手握中国眼镜业惟一驰名商标海豚的温州知名企业,据统计,去年光眼镜的产值就有2.72亿元,今年月产值1.25亿元。然而由于涉猎业务过多,数亿元的产值无法满足其扩张的需求,公开资料显示,信泰近年来的业务还包括太阳能光伏、房地产等,而这些行业对于资金的需求量甚大。

信泰到底欠有多少债务外界并不完全知晓。有猜测的数据显示,信泰集团胡福林真实欠款高达20多亿元,其中,民间高利贷12亿元,月息高达2000多万元,银行贷款8亿元,月息500多万元,在光伏发电成本回收较慢、房地产业遭遇楼市调控后,过大过快的投资规模将信泰推到了资金链断裂的边缘。

无独有偶,今年5月注册资金达1580万元的江南皮革公司、6月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的老板同样因为不能偿还贷款,外逃避债。

温州地区中小企业出现生存问题,无视整个外部融资环境和经济环境的变化,疯狂借取高利贷却又无法偿还是原因之一。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中小企业研究中心陈乃醒告诉,温州的民间借贷的钱并不是担保形式的,一般是普通家庭把钱交给中间人,中间人再把钱交给公司,是层层上交的金字塔形式。央行温州中心支行最新公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民间借贷极其活跃,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民间借贷,目前温州民间借贷规模高达1100亿元。

然而在今年央行六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后,当提高官方融资门槛的同时,也推高了民间借贷的成本。工信部也显示,有的过桥贷款利率甚至高达30%以上,民间更是传言,目前温州中小企业的民间拆借利率高达60%以上。

一个老板跑路了之后,担保公司的老板势必抵不住,一个担保公司老板跑路后,跟他相关联的企业势必受到影响,周而复始,恶性循环。陈乃醒的担忧不无道理,今年7月,浙江巨邦鞋业老板逃离企业,主要原因是涉足一家非法担保公司,担保公司老板出逃,他也被迫外逃。

在陈乃醒看来,尽管温州一直以来均有民间借贷的习惯,但由于不务正业式发展带来的不可确定性,温州的中小企业终于提前迎来了自己的寒冬。

中小企业倒闭或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

很多人担心,一旦温州企业老板跑路这块多米诺骨牌倒下,之后将会出现一系列的连锁效应。

银行对于没有资信或者没有能力建立资信的中小企业往往是出于营业指标要求而发放贷款,目前,我们国家的中小企业信用市场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对于银行来讲,贷款给这样的中小企业也是一种巨大的风险,通常要求抵押贷款。而对于一些没有资信却迫于发展的中小企业来说,只能转向民间借贷资本寻求资金。商务部国际贸易研究院副研究员闵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在通胀水平持续高位运行、存款实际负利率的当下,民间信贷转为活跃。但是由于地方金融体系及民间信贷体系的建立还存在很大的空间,民间贷款的纠纷非常多,三角债、重复抵押等问题屡屡发生,加上相关司法领域的监管还不够健全,一旦赖账,很难去收回贷款。

闵森表示,例如对于企业贷款中注明用于某生产项目的借条,司法解释中将其解释为如果没有能力偿还,将比照投资执行。一旦企业破产或者资不抵债,借款方将很难收回资金。还有对于房产、汽车等固定资产重复抵押的问题,在司法中仅属于合同欺骗而非诈骗,贷款人并没有承担刑事的风险。

中小企业吸纳了大量的人员就业,一旦企业资不抵债导致破产,或者企业扔下烂摊子失踪,对于社会治安将是非常大的隐患。闵森表示:在我国的出口结构中,加工贸易占据了半壁江山,尽管附加值较低,但是解决了大量的就业、养活了大量的人口,这是加工贸易在出口企业中不可否认的贡献。沿海企业大部分都承担着出口的任务,中小企业老板的跑路一旦大面积爆发,对于我国的出口势必也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表示:中小企业资金链的断裂,加大了金融风险,对于参与游戏的各方都带来了巨大风险。一些国有企业由于金融管制,正常信贷渠道没有放开,资金找不到出路,民间资本却在一定程度上形成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恶性循环。供求双方找不到平衡,民间信贷的金融大盘一旦面临崩盘,受害者大部分还是那些参与资本贡献的家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