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政府债务化解需堵后门

2019-01-21 17:51:35

政府债务化解需“堵后门”

10月22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财政金融风险问题研究》一书显示,截至2010年底,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最大口径下负债总额23.76万亿元,占2010年全年GDP比值59%,接近国际公认的公共部门负债率的警戒线。

上述报告执笔人,国研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表示,2009年放出的贷款到了集中还款阶段,随着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土地土地出让金减少,地方债务尤其需要关注。

根据审计署《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未来两年地方政府债务将进入集中偿还期,约有42%的地方债务将于2012年底到期,53%的地方债务将于2013年底前到期。

“一方面政府需要还钱,另一方面收入又减少,不管是展期还是银行贷款,政府对平台贷款是控制的,几重矛盾交织在一起。”魏加宁表示,地方政府是否能够在偿债高峰到来时顺利如约还本付息是值得担忧的。

尽管存在法律限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还是在快速增长。2003年,国研中心宏观部在研究地方债问题时,曾列举当时地方债务至少达1万亿元以上。2006年,财政部科研所估算我国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达4万亿元

政府债务化解需堵后门

。2011年,审计署公布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10.7万亿元。

从偿债主体结构来看,风险集中于地方融资平台。从省、市、县地方债务的借债主体来看,地方融资平台举债规模最大,金额为4.97万亿元,是地方政府和机构债务规模的近2倍。

部分融资平台公司的管理制度不规范,存在注册资本不到位、地方政府和部门违规注资、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等问题,盈利能力较弱,有26.37%(1734家)融资平台出现亏损。

对于解决办法,上述报告建议:首先,“堵后门”,整顿当前地方政府债务乱象;其次,“修围墙”,制定并落实各项法律法规,规范争渡债务的形成形势,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开前门”,赋予地方政府举债权,以规范透明的举债方式来逐步替换和置换包括地方融资平台在内的隐性债务。

“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已经很重的情况下,实施新的刺激计划和超发货币是走不通的,中国的问题不是投资太多,而是政府投资太多,今年采取的一系列促进民资政策能够贯彻到底,中国经济未来还是有很好的前景。”魏加宁如是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