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中联电气深陷四大财务质疑涉嫌偷逃个人所得

2018-10-28 21:03:54

中联电气深陷四大财务质疑:涉嫌偷逃个人所得税

尽管中联电气2012年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13.54%,但是净利润却大幅下滑了20.4%,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更是大降了84.93%,足见该公司业务和盈利质量在快速下滑

中联电气深陷四大财务质疑涉嫌偷逃个人所得

。这还不是该公司最重要的财务问题,从我们针对该公司年报披露信息的详细分析,还发现了若干疑点,甚至直指存在2012年半年报虚构收入的可能。

虚构收入VS虚增资产?

根据交易所发布的上市公司年报披露信息指引,应当详细披露前五名客户的详细信息,对此中联电气可以说既披露了,又隐瞒了。因为从该公司披露的数据来看,包括有前五名客户的排名及对应销售金额,但却没有给出具体客户名称。那么是否是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涉及国家机密、不可进行详细披露,亦或者其财务核算能力差到无法提供此项数据?显然不是的,因为在该公司披露的2012年半年报中,就详细披露了前五名客户的具体名称(见下表)。

可见,中联电气在年报中不予披露主要客户名称,绝非客观原因,实为主观条件下的刻意隐瞒。

在审计学上有一条重要的规则,堪称定律,就是隐瞒,是在不想说真话,又不敢说假话的条件下产生的。那么就中联电气来说,针对主要客户的刻意隐瞒,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当我们仔细分析、对比其年报和半年报销售数据,确实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首先,在中联电气披露的半年报主要客户销售额中,金额超过700万元的共有三家。在正常的财务逻辑下,针对某一客户全年的销售金额,只可能大于或等于半年度的销售额,而一般不会小于后者;除非出现有大金额的销售退回,但这种情况在企业实际经营中极为罕见,可以忽略。

但是再来看中联电气年报,销售金额超过700万元的客户却仅剩下了2个,那么另一个跑哪去了?这不禁令人怀疑中联电气在2012年半年报中是否谎报了大客户销售数据?甚至涉嫌虚构收入?

当然,这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中联电气针对半年报中的大客户神华物资集团有限公司(神东)和神华物资集团有限公司(宁煤),在年报中合并进行了披露,他们共同构成年报中涉及销售金额高达4984.36万元的第一名客户。如果是这样的话,则可以解释前述主要客户对应销售额的矛盾,同时这也从应收账款主要对象的信息披露中得到印证(见下表)。

在半年报的应收账款主要对象中,神华物资集团有限公司(神东)和神华物资集团有限公司(宁煤)分别予以列示,而到年报中就仅有神华物资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应收款第一大客户了,并未再按照地区进行拆分。

但是即使该公司如我们猜测的这样对大客户信息披露进行重分类,也仅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却引发了另一个应收账款与营业收入错配的疑点。

这次是发生在另一个大客户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身上,半年报披露中联电气在前6个月向其销售了720.2万元产品;体现到年末前五名客户中,出去排位第一名的4984.36万元(这很可能对应的是神华物资集团有限公司),剩余的大客户中金额最大的涉及金额为1370.09万元,也就是说,中联电气在2012年下半年对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公司最多也仅有649.89万元。

然而与此同时,中联电气到年末时对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421.35万元,相比上半年末的556.49万元净增加了864.86万元。

最多不超过650万元的收入,怎么可能产生出将近900万元的应收账款?这明显不符合财务逻辑。如果中联电气披露的营业收入金额无误,则很令人怀疑其涉嫌虚增应收账款、虚构资产。

此外,该公司跨期应收账款比对也存在问题,这次是出在对国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北京物资分公司的应收款方面。年报涉及金额868.1万元,其中包含有账龄为年期限款项627.1万元,对应诞生时点应该在2011年。

也就是说,这笔627.1万元欠款,在2012年半年报中也应当存在。然而现实却是,在半年报应收账款前五名对象信息中,应收国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北京物资分公司的款项余额却只有495万元,那么之间至少存在有132.1万元出现的不明不白,这进而又为中联电气虚构应收账款、虚增资产平添了一份砝码。

2013年4月10日本报刊登了中联电气的四大财务质疑之一后有部分读者打给部,对本报提出的疑问表示兴趣和赞赏,并希望继续,本报今天继续质疑中联电气。

二、克扣薪酬VS隐瞒负债?

在中联电气披露的年报财务报告附注部分,详细记录了应付职工薪酬的具体发生金额(见下表),其中本期增加金额是指被计入成本费用当中的人力成本,本期减少金额则代表了实际支付或发放的薪酬金额,同时依据财务数据之间的相关性,实际支付或发放的薪酬又将同时构成现金流量表中的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

项目 期初账面余额 本期增加 本期减少 期末账面余额

一、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 150.89 2551.10 2634.10 67.89

二、职工福利费   62.65 62.65

三、社会保险费 142.34 257.02 257.63 141.73

四、住房公积金 -3.67 33.56 31.20 -1.31

六、其他 95.08 38.95 38.95 95.08

合计 384.64 2943.28 3024.53 303.39

但是,在中联电气现金流量表中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科目的发生额却只有2324.37万元,相比前述员工薪酬实际支付或发放的金额少了700.16万元。这部分已经被支付或发放薪酬,却没有相应体现在现金流量当中,那么又被支付到了那里去?

从更为详细的信息披露来看,薪酬构成中工会经费和职工教育经费金额95.08万元,其余的非货币性福利金额则为零,这与前述的超七百万元数据差异相去甚远;再进一步,我们即便假设该公司支付员工社保时采用票据背书的方式,则这笔发生额也不会体现在现金流量当中,但充其量也只能解释不足三百万元金额。

总之,无论我们如何计算,都至少存在着数百万元的员工薪酬支付变得无形无踪,非常可疑。对此我们认为要么是中联电气恶意克扣了部分员工薪酬,实际上并没有向员工支付;要么就是该公司高估了薪酬发放金额,在相关人力成本计提金额正确的条件下,进而导致少计期末负债水平。

三、涉嫌偷逃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联电气年报公布的信息,其员工构成中包括销售人员共23人,则根据一般财务核算规则,这些人员对应的人力成本开支应被计入营业费用项下的工资及福利科目。但是从财务报告附注披露的详细数据来看,此科目2012年全年发生额竟然只有48.86万元,这意味着该公司销售人员人均月薪还不足两千元。

中联电气地处江苏省,在全国范围来看也属于人力成本偏高的经济发达区域,我们很怀疑以这样的薪酬水平,怎么可能顺利招到人?甚至还能够组建起一只二十余人的销售团队?当然这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

而随着进一步分析还发现,中联电气营业费用中发生额最大的科目是业务费,涉及金额高达1275.25万元,我们应当如何理解这笔巨额开支呢?其实,熟知企业财务核算的人都知道,被计入到这一部分中的费用很可能是由费用发生人提供相应发票的,最终形成其员工个人收入的一个组成部分;再详细来说,前面提到的人均不足两千元,这仅是基本工资,而这笔过千万元的费用,则涉及到销售提成、奖励等。也就是说,中联电气在通过费用替换的方式,将人员薪酬替换成了一般经营费用,进而导致这部分实质性的人员薪酬,不被纳入到个人所得税的征缴范围。

如果我们的分析结论属实,则中联电气很显然未能合法地承担起个人所得税代扣代缴的义务,涉嫌偷逃税款,并给该公司的经营带来巨大的税收风险。

四、现金流乱账VS涉嫌逃税?

此外,中联电气的现金流量表现也存在异常之处,这体现在支付的各项税费科目上面。根据现金流量核算的规则,应当体现的是单方向现金流的累计发生金额,在任意时间区间内的发生额,最小发生额也仅为零,不可能出现负数的情形。尤其体现在支付的各项税费科目中,用于核算实际缴纳税款所需的现金流,这就更不可能出现负数发生额了。

然而,中联电气却似乎毫不受到这一会计核算基本逻辑的约束,截止2012年第三季度末时,支付的各项税费科目年度累计发生额还高达1999.18万元,而等到年报披露时,全年累计发生额却骤降至1818.04万元,这意味着中联电气不仅在第4季度没有实际缴纳一分钱税款,甚至单从数据表现来看,还从税务局那里讨账要回来181.14万元。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即便是该公司享受到某种退税优惠政策,对应所产生的现金流入也只能被计入到收到的税费返还科目当中,绝不应当直接冲减支付的各项税费科目的年度发生额啊!

更何况以,中联电气单季度利润表所体现出来的数据,营业税金及附加科目发生额为55.78万元、企业所得税入账金额为222.83万元,这还没加上其他印花税、车船税等财产性税负,怎么可能在第4季度里一分钱税款都不缴纳、还讨要回来近两百万元呢?

这只存在两种可能:违规情节较轻的一种可能就是该公司现金流量核算方面出现了问题,低级错误导致全年累积科目发生额,比前三季度记录的发生额还低,如果是这样,中联电气的财务核算能力实在让人难言放心;而另一种可能就是该公司涉嫌逃税。而究竟是哪一种情形,恐怕只有该公司自己才心知肚明了。

(蒋智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